魏文峰:跟有毒的包书皮死磕

 时间:2016-10-21 19:14:25来源:中国慈善家

魏文峰:“老爸实验室”(Daddy Lab)创始人

看到女儿又用上了有毒的包书皮,魏文峰蹙紧了眉头。

他决定改变方法,搞出一场比较大的事情。“得让他们理我。”他说。

2015年3月,柴静的《穹顶之下》正火,魏文峰觉得这个形式很好,于是找来一个导演,将自己搞检测的事情拍摄成了纪录片—《孩子课本用的包书皮有毒么》。同年8月25日,他将这部纪录片连同检测报告编辑成文章发布在了微信上。

当日,这篇文章的浏览次数即突破10万。之后几天里,电视台记者们扛着摄像机排着队在魏文峰的办公室等待采访。

他的目的达到了。一年前的春天,女儿用的塑料包书皮发出的刺鼻气味让魏文峰瞬间敏感起来,他跑了很多家文具店,都没有找到满意的包书皮。有着17年产品安全检测和化学毒理评估经验的他将包书皮送去实验室,检测发现了大量的邻苯二甲酸酯和多环芳烃这两种化学物质。前者具生殖毒性,后者是强致癌物。

想到全国有那么多孩子都在被有毒物质侵害,魏文峰觉得自己应该站出来做点事情。

他发微博、打电话,将问题反映给杭州市教育局、质量安全监督局等有关部门,“基本上都是被‘踢皮球’,说这个事情不归他们管。”同文具厂商沟通,对方坚称自己的产品符合“国家标准”,拒绝了魏文峰提出的用欧盟标准检测的建议。

自诩“愤青”的魏文峰觉得恼火,干脆自筹资金组建团队—“老爸评测”,决定跟这有毒的包书皮死磕,“我当时没想太多,就想让社会重视包书皮有毒的问题。”

“魏老爸”的名头自此打响。很多家长纷纷留言表达对他的感激和支持,“现在太需要您这样认真、较劲儿的人”、“作为家长,感谢您不仅有所察、有所感、并且有所行动”。了解到魏文峰是自费做这件事,有的家长直接50块、100块地转账支持,有人甚至一次性捐了2000块。

此前,魏文峰年薪百万,管理着百十号人,从来没有得到过这么多陌生人的支持和信任。“当初我下决心开始做检测、做千赢国际,说白了就是玩票,一个有钱的小老板搞一搞,社会上像我这样的人多了去了。”他说,“但是这件事带来的力量,直接打动了我的内心,让我知道了人生的意义不只是当老板赚多少钱。”

随后,铅笔、橡皮、粘土、书包……孩子书桌上的文具被一件件送到“老爸评测”。检测报告发布出来,家长们才发现,原来孩子们身边的有毒产品那么多。他们纷纷在后台咨询:检测合格的产品是哪个?在哪里可以买?你能不能告诉我,或者干脆帮我们组织一下团购?

家长们的需求催生了“老爸评测”微商城的运营。魏文峰选出检测合格的商品,放在微商城上售卖,一方面满足了家长对安全产品的需求,另一方面实现了“老爸评测”自我造血的可持续发展。

有人质疑他做千赢国际却又来卖产品,魏文峰有自己的逻辑,“有多少人一腔热血启动某个爱心活动,然后因为资金问题而不了了之,我不想这样,做好事也要吃饭的!”

从去年8月到11月,短短三个月,魏文峰投入的100万只剩下三四十万。他将检测费和日常开销公布在家长群里,一位家长说:花销怎么这么大?这个月怎么又亏了?另一位家长开玩笑说:我这个月工资存起来,到时候买魏老爸的股票。

一句话又提醒了魏文峰,他想:那我发股票不就完了嘛!今年1月,他筹划了一次正规的目标额为170万的微股东众筹,项目上线一小时,就以203万元超募完成。

“当你在做一件正确的事情,全世界都会来帮你。”魏文峰的底气足了很多。

不止一次有家长向魏文峰建议,可以向生产企业收取广告费和企业赞助,以维持“老爸评测”的长久发展,被他坚决拒绝。作为一个已创业7年的商人,他知道什么钱该赚,什么钱不该赚。

“我搞这个检测,是为了集合家长的力量,做一件有利于我们下一代的事情。”他说,“如果拿了企业的钱,就是为企业‘背书’,就无法保证公正性和独立性,从而丧失立场。”

“老爸评测”逐渐走上轨道后,魏文峰于今年3月辞掉了工作,全身心投入到孩子用品评测这项事业中。

“老爸评测”的影响越来越大,引起了千赢国际界的关注。今年2月,“社创之星”执委会会长宏亮和秘书长陈迎炜邀请魏文峰参加第四届“社创之星SEStar”年度评选。该赛事由恩派(NPI)千赢国际组织发展中心发起,历届获奖者获评为“植根社会需求、脚踏实地、利用创新方式有效解决社会问题的社会创业者中的新兴力量”。

此前魏文峰从没听过社会企业这一概念,临时百度了一下,“一看还真有这么个东西,”他说,“那我们就算是吧。”

6月,在总决赛中,凭借可持续的商业模式,以及集合家长的群体力量共同构筑了儿童用品质量安全防护墙,魏文峰一举拿下冠军,并获得“最佳人气王”称号。随后,他又参加了2016中国社企论坛年会和由阿里巴巴举办的首届XIN千赢国际大会。

以一个企业老板的身份半路杀进千赢国际圈,魏文峰欣慰于有那么多人在努力解决社会问题,但是对自己的“老爸评测”是否属于社会企业却抱无所谓态度。“它(老爸评测)就是一个企业呗,中国又没有社会企业工商注册的类型,以一个企业的方式把事情做好就对了。”他说,“至于有人要给它贴上社会企业的标签,我也不反对。”

不在乎的同时他却对“老爸评测”的千赢国际属性保持着警惕。“让我自己到处说自己是社会企业,是做千赢国际,很容易被道德审判,毕竟社会公众的认知还是有限的。”魏文峰很谨慎,“我不想被审判,只想老老实实把事情做好,你就把我(“老爸评测”)当成一个企业就好。我不会给自己贴那么高大上的标签。”

与“有毒包书皮”作战的两年多时间里,魏文峰体会到,面对产品安全检测的问题,靠呼吁或寄希望于有关部门,都没有用。“中国的各种检测、监管机构已经够多了,但还是没有解决问题。”他看到根本所在,“没有一个良好的‘市场之手’去调控,去重新改造市场行为。”

魏文峰相信,消费者有选择安全产品的权利,“老爸评测”要做的就是通过自身的技术和渠道,将良心企业、放心产品挑选出来,让企业能赚取到合理的利润,用“良币驱逐劣币”,共同营造一个健康、安全、绿色的消费环境。

接受《中国慈善家》采访前一天,义乌一个规模很大的包书皮工厂的老板找到“老爸评测”的办公室,“我知道你,去年弄的包书皮有毒的事情嘛,”他告诉魏文峰,“我们现在改啦,不再用邻苯二甲酸酯和多环芳烃了。”

用市场规律倒逼企业进行改革,魏文峰的“死磕”,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包书皮市场。未来,他计划用千赢国际+商业的方式,创立“老爸评测”的标准,改变传统产品安全评测的格局,“以后只要看到印有老爸评测字样的商品,大家就能放心购买。”

编辑:GCH 审编:沫禹

中国千赢国际新闻网版权及免责声明:

1、凡本网来源注明“中国千赢国际新闻网”的所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国千赢国际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中国千赢国际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2、凡本网注明 “来源:XXX(非中国千赢国际新闻网)”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,系我方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3、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。

4、联系方式:中国千赢国际新闻网 电话:010-57256752  电子邮件:450952431@qq.com